人物特写 | 吴忌寒和神鱼的加密往事、2020关键词

力说 2020.01.26 01:33

原文标题:《力说人物|神鱼忌寒,半壁江山》

作者:张力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矿业,是我们行业的那只鸭子。

2020的开年足以让大家记忆深刻。仅一个多月以前,币价暴跌,行业冷清。唯一可以引起话题的就是“减半”,“矿业豪赌”。整个区块链行业在泡沫里螺旋上升,和挖矿相关的产业是除了交易所之外商业模式和现金流最好的,同时它也能衍生出多种金融产品,几乎没有天花板。而且矿机商和矿池目前并没有面对太大的监管风险,这怎么看都是一门绝好的生意。有一类人在很早的时候就看准了这条赛道。

神鱼和吴忌寒,从业时间超过8年。他们两个人的公司有矿池,钱包,矿机。两个人在行业里都举足轻重。

初遇比特币

神鱼是鱼池的联合创始人,很长一段时间公司只有两三个人,到如今也不过四十多人。吴忌寒是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目前公司规模超过千人。这俩人前期的轨迹有很多的重合。几乎是在差不多的时间接触到比特币,并且都成为了狂热的爱好者。小小的不同是当时吴忌寒已经北大毕业,神鱼还在学校。吴忌寒学的是经济和心理,神鱼的专业是信息工程。

比特币的底层逻辑是数学和密码学,挖矿是一个密码游戏,这两者都是我喜欢的“。”算力可能是人类通往更高文明的一种有效手段。“。这话分别出自神鱼和吴忌寒。

神鱼曾说,家里人对他的期待是考个公务员。他想退学全职投入比特币,被家里人拦下很多次,早期他妥协了。不过最后还是退学了,比特币不仅让他喜欢,还能赚钱。

吴忌寒辞掉投资经理的职位,拉上葛越晟买机器建矿场挖矿,又买阿瓦隆的芯片自制矿机出售。bitcointalk上还有他当时出售矿机的帖子。从这个帖子的措辞不难看出,吴忌寒对于“不讲究商业规则、毫无商业信用可言”的愤怒。芯片是矿机的核心,这也是他后来找詹克团的主要原因。

神鱼也是最早的一批矿工,自己鼓捣了一批显卡矿机挖矿。吴忌寒卖机器,神鱼由挖矿开始建立了一个矿工小圈子,并且手把手的教一批人挖矿。在一次群访中他说:“(我手把手教过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大几千“。这时候的社区用神鱼的话来说就是:当时国内圈子还很小,从最开始的几百人到后来的几千人,当时圈内 QQ 群签名还是「30,50 不是槛,100 不是梦」。我们一起探讨技术的可能性、对未来的憧憬,圈子里大多数都是极客,每个人都非常淳朴。

商业尝试

他们俩都做过媒体,吴忌寒是巴比特,神鱼是壹比特。这两个人的拐点,一个是成立比特大陆,一个是成立鱼池。在此之前他们都通过挖矿积累了大量的比特币

这两个公司都在行业波动中受到过巨大打击,都面临过破产。他们也都卖过自己手里的币拿去填公司的坑。他们经历的公司兴衰和比特币价格周期高度一致。

神鱼也做过矿机,银鱼矿机惨败。直到今天也有人拿这个往事开玩笑“如果他真的有眼光,当初也不会贱砸莱特币了”。这次失败和以往经历的小周期不同,这是一个行业大萧条时期。经历过财富的巨额增长和快速消亡,加之当时整个社区环境的变化,项目破产给神鱼带去的打击不仅是经济上的,更多的是身心上的伤害。此后神鱼蛰伏了一年多的时间,完全离开了矿圈,几乎处于失联的状态,全国各地自驾旅游。去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在此之后,他开始全身心的和王纯一起经营鱼池。在北京成立办公室,扩张团队。

这个萧条时期吴忌寒也经历过,他对这个时期的表述是具象的,比如:矿机销售惨淡,融资碰壁,几近破产,但是还好最后挺过来了。一句话就带过。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他们收获了巨大的行业红利,这对坚持理想的人来说是应得的。

分叉

比特币分叉的时候火币和OK分别组织了一场直播,让不同立场的双方辩论。当时我在鱼池负责市场工作,神鱼刻意避开了和吴忌寒直接对话。在这个敏感的话题上,神鱼一直避免和任何派别起公开的冲突。在一些国际会议上就这个议题说的比较多的是王纯。

商业选择和理想有时候会有一点相悖。

早期比特币社区的成员对过往都非常的有感情,有点惺惺相惜又有点革命友谊。就我所知道的,他俩对彼此都很尊重。

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吴忌寒的大多数观点都能从《算力之美》这篇文章里看出端倪。

人类未来最大的矛盾,是日益增长的数据处理与有限算力之间的矛盾!
作为一个算力持有者,除了看到算力之美外,也希望算力能够展示它真正的力量,将有限的算力最大化。当未来AI(生产力)、大数据(生产资料)、区块链(生产关系)三者真正结合之时,以更高倍的效率与速度推动文明走向更高等级。 
生命从无序的环境中抽取有序的“算力”来对抗整个社会“熵+”,从而推迟宇宙的“热寂”过程。算力是有序的,而所有其它的争议,却是无序的。如果以这种上帝视角来看待算力,认可热力学第二定律,又没有找到麦克斯韦妖,那不得不说,算力也是与风车战斗的唐吉诃德。

他是一个算力权力的狂热拥趸,启蒙是比特币,但是承载和发展又未必是比特币,也可以是BCH。这是他的理想路径。也是他和神鱼最大的不同。

创始人

早在始祖矿工时期神鱼就是个很乐于分享的人,如今在微博上他是一个段子手,也是一个行走的cobo钱包广告牌。没和他接触过的感觉这是个风趣幽默的90后。如果你和他工作过,他其实非常的老成,心理年龄远远大于实际年龄。毕竟这个人的成长是跌宕起伏的,他常说比特币拉长了他生命的长度拓展了他生命的广度。八年从业像度过了一生。

神鱼是个非常合作的采访对象,他知道大众喜欢看什么听什么,也知道如何打造自己的形象。也非常乐于用自己的形象去给公司做推广,对媒体几乎算得上热情。在大众眼里,神鱼的形象是生动和现实的。

早年的社区里吴忌寒也很活跃,四处科普比特币。不论是口水战还是刺刀肉搏他都没有在怕的。不仅要在实力上碾压对手,言语上也不能吃亏。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带比特大陆港交所百亿美元IPO,他亲手打造了一家“全世界最伟大的公司之一”,年少轻狂意气风发。

如今吴忌寒已经鲜少接受采访,最近的一次非公开露面是给一家媒体的年终活动拍摄了一段祝福视频。这段视频里的吴忌寒尽显疲惫。

和神鱼聊天,问他任何问题他都会回答你,答案明确。如果你当面和吴忌寒聊天,很多的问题他会给你一个大的逻辑让你自己去琢磨。假设你追问,很有可能会得到一个“我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的表情。神鱼几乎没有不能回答的问题,吴忌寒对某些问题会有些许的回避。但是如果换做文字表述,吴文采斐然,涉猎极广。神鱼有一说一中规中矩。

按照逻辑去了解一个人的话,吴忌寒的形象显然是非常极端的。一切都有源头。

不是超强算力选择了量子计算,而是量子计算天然具有超强算力。量子不死,逆天不止。
量子算力展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物理力量,当力量达到某种极致时也是一种美了。

吴忌寒是一个对绝对理想有极致追求的人,不轻易妥协。所以他对BCH如此执着。对待出走的杨作兴,以及另一家矿池的创始人,甚至是对待詹克团。他都用到了看客们觉得非常极端的手段。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行业一直对“商业规则”这四个字,都没有太深刻的理解。以及,轻看了他对比特大陆这家公司的感情。在BCH和“比特大陆创始人”这两者有冲突的时候,他选择了后者。但并不意味他放弃了前者。

在“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那里,吴忌寒的形象也是两极。一部分认为他是斗士,一个领导者,甚至是一种精神图腾。另一部分觉得他任人唯亲,疑心深重,工于心计。这一年多比特大陆的和吴忌寒的言行举动都被媒体捕捉并且放大,然后解读。他几乎不回应。

一些蛛丝马迹似乎让大家觉得吴忌寒有所转变,开始尝试温和的面对矛盾。但是本质上,他并没有觉得这些风浪对他来说是个事儿。

2020关键词

两年前神鱼成立了cobo,在上周的一个群访里,对于2019的总结,神鱼说出了“创业维艰”四个字。他2020的关键词是:2.0。

微信名称也改成了神鱼2.0.0。他是这样解释的。

对于我个人和整个行业来说,2020都是很重要的一年,不仅是因为今年有四年一遇的比特币减半,这个行业会被越来越多的主流机构和社会大众所认识和接受,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大概率会出现标志性拐点。
行业从业人员和公司方向都会出现重大变化,过去的超额收益也会逐步消失。
2.0是行业的拐点和个人的升级。

吴忌寒也说了他的2020关键词:希望。和以往一样,他并没有对这两个字解释太多。也许,大家2020会懂的。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