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证经济的新生态,互联网计算机如何引领DeFi大变革? | Sodium线上发布会

2020.10.11 12:28

整理 | 秦晓峰

出品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10 月 10 日,「重构互联网,钠可不一样 —— DFINITY Sodium 中国线上发布会」正式举行。本次活动由 Odaily星球日报联合 DFINITY 举办,果壳宇宙独家社区支持。

第一个圆桌论坛,由 Odaily星球日报创始人兼 CEO Mandy王梦蝶主持,邀请到四位嘉宾:分布式资本合伙人 Remington Ong、Polychain Capital 创始人兼 CEO Olaf Carlson-Wee、币安投资副总裁 Zhang Ling 以及 DFINITY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 Dominic Williams,共同探讨「通证经济的新生态,互联网计算机如何引领DeFi大变革」。

Olaf Carlson-Wee 表示 DeFi 需要走出小圈子,被更多人了解。“对于那些想要在平台上启动各种类型的金融应用程序的人来说,DeFi 平台基础存在扩展性不足的问题;对于开发者来说,借助平台创建新应用也变得越来越难以吸引人,想要与那些应用程序进行交互的用户不得不支付较高的费用。阻碍DeFi发展的的第二件事是,现在面临的市场挑战是让更多人了解DeFi,我们曾使用过DApp或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这个词,但在如今的加密世界里,我们已经开始讨论DeFi了。”

Zhang Ling 认为,目前 DeFi 进展缓慢,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缺乏对 DeFi 的正确认识和教育;二是 DeFi 门槛较高,过程复杂,用户,尤其是适应了Cefi 体验的用户较难轻易掌握 DeFi 入门;三是去中心化自治是把双刃剑,高度的去中心化也导致了很多项目的管理和发展可持续性不足,因此需要加强控项目质量的把控。“DeFi 在去往真正的去中心化世界的道路上,要构建一个更健康、更良性的生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Dominic 表示 DFINITY「互联网计算机」会是 DeFi 的绝佳选择。“1. 把自主选择的权利留给创业者和开发者,去决定他们想要在哪里做 DeFi 开发,并且互联网计算机可以简化用户端体验,不需要用户自己来管理钱包、代币等等,因此用户体验是非常好;2. 设计了稳定币 cycles,大大减少了加密货币的波动性;3. 互联网计算机可以让人们创建的系统很好地扩容、成本很低,同时非常可靠,具有高性能,这一切让互联网计算机成为DeFi的绝佳选择。”

目前除了 DFINITY 之外,包括币安智能链在内的不少公链,都在主打高性能、可扩展性的概念。但我们也看到,开发者以及参与者似乎并没有完全从「老旧」的以太坊上迁走,这是为什么?

Remington Ong 认为,开发者社区是影响区块链网络发展的关键,而且网络效应很强,因为开发者在现有平台上已经累计了一定数量的开发工具、API、节点设施等资源。要想说服应用开发者摒弃目前已有的开发环境而去基于新的底层开发应用的话,新底层的性能必须有十倍以上,甚至百倍的提高,或者类似于从桌面电脑转移到手机这种级别的颠覆性的变化。

以下为圆桌论坛发言,由Odaily星球日报整理

Mandy:首先,请各位嘉宾简单进行自我介绍。

Dominic Williams:大家好,我是 DFINITY 创始人 Dominic Williams。DFINITY 是一个诞生于 2015 年的去中心化计算平台,致力于建立世界“互联网计算机”。近期,我们也发布了网络神经系统(NNS),这是一个开放的、控制 DFINITY 网络并充当其大脑的算法治理系统,也欢迎大家多多支持。

Olaf:大家好,我是 Polychain Capital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Olaf Carlson-Wee,我们是一家专注于加密货币行业的投资机构。

Zhang Ling:大家好,我是 Zhang Ling,目前负责币安的投资,很高兴参与此次论坛。

Remington Ong:大家好,我是分布式资本合伙人 Remington Ong。分布式资本是中国首家专注于投资区块链技术相关企业的风险投资企业,成立于2015年,过去5年在全球布局了超过120 个区块链项目,包括很幸运的有机会很早期就开始支持 Dominic 和 DFINITY 这个项目。

Mandy:DeFi 在这个夏天点燃了整个加密市场,链上锁仓量、DEX 交易量以及 DeFi 代币市值等多个维度,都呈数量级增长。不过,参与者以及开发者们也反映存在 DeFi 很多的问题,例如链上手续费高昂、网络拥堵等。各位嘉宾觉得,DeFi 目前发展有哪些方面的困境?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

Olaf:我认为如今 DeFi 已经涉及到加密货币行业的许多方面。

对于那些想要在平台上启动各种类型的金融应用程序的人来说,DeFi 平台基础存在扩展性不足的问题;对于开发者来说,借助平台创建新应用也变得越来越难以吸引人;想要与那些应用程序进行交互的用户,也不得不支付较高的费用。

另外,现在的面临的市场挑战是让更多人了解 DeFi。我们曾使用过 DApp 或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这个词,但在如今的加密世界里,我们已经开始讨论 DeFi 了。

我认为,市场变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当今这些基础平台可以为终端用户提供图像、文本和视频内容,因此不会让人感觉像是一个 Web 应用程序,人们可以获得正确的用户体验,而不是仅仅是一个使用金融产品的人。

所以,我认为这将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也将催化、推动 DeFi 发展。同时,我也认为开发者们会扩展构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类型的范围,未来肯定会做到这一点。 

Dominic Williams:互联网计算机的一个优势是,它的容量没有限制,在上面进行交易的成本非常低,每笔交易只要一美分,然而在以太坊上每笔交易会高达 50 美金。

因此,区块链 DeFi 可以借鉴互联网的用户体验以及传统金融的底层金融逻辑,从而获得发展。

我认为,接下来十年,DeFi 将渐渐取代传统金融。DeFi 的规模会追赶上传统金融的规模,甚至更大。

Remington Ong:我同意前面两位嘉宾的发言,同时也想多补充两点。

第一,当我们说到费用高昂的时候,其实不仅仅是指实际交易费用,也包括某种复杂代码的运行成本。用当前的区块链,即便是运行简单的逻辑,运行成本也是非常高的。我认为,像「互联网计算机」这样的东西,将能够使更多复杂的应用程序成为可能。

其次是用户体验。虽然 DeFi 今年获得很高的关注,但一些研究数据也表明,其影响人群依然有限,还没有真正达到大规模的的用户群体,其中一个原因也是用户体验过度复杂。如果拥有一套完善的开发工具,允许任何开发者去构建用户熟悉且易于使用的优秀的用户界面,这样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没有过高的门槛,即便是我爸爸妈妈这样的群体也可以用。

Zhang Ling:关于 DeFi 的长远发展,我有一点不同的观点,我认为,DeFi 和 CeFi 会长期共存,至少在不久的将来,DeFi 并不会取代 CeFi。但与Cefi 一起,DeFi 和Cefi会共同塑造一种金融新形态,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对金融的认知和应用。

目前 DeFi 进展缓慢,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缺乏对 DeFi 的正确认识和教育。很多新手进入 DeFi,都是被流动性挖矿这类高收益诱使进入,对于 DeFi 的认知仍较为片面。

二是 DeFi 门槛较高。入门过程太复杂,许多已经习惯了 CeFi 体验的用户很难适应 DeFi。可幸的是,目前我们也看到的很多项目,都在试图解决这一问题。

三是 DeFi 需要加强质量把控。去中心化自治是一把双刃剑,特别是去中心化的特性,给项目的管理和监督也带来了很多困难。这导致了很多项目的可持续发展不足,不少项目快速吸流,也快速死亡。

我认为总体而言,DeFi 要构建一个更健康、更良性的生态系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Mandy:下面这个问题想问一下 Dominic 和 DFINITY 的投资人 Olaf。DeFi 项目目前多仍集中在以太坊上,而其扩展性和速度对 DeFi 形成制肘。DFINITY 主攻的就是高性能技术方向,也推出了自己王牌产品「互联网计算机」。互联网计算机能做什么?在 DeFi 领域有怎样的应用前景?能解决哪些问题?

Olaf:DeFi 肯定会吸引大量用户,对于我个人而言,DFINITY 的目标让我觉得并不是要局限于狭隘的竞争。

实际上,我们需要尽可能地扩展业务范围,以便开发人员可以构建应用程序,而 DFINITY 所构建的“互联网计算机”概念可以前所未有地实现这个目标。

现在很大程度上像是回到 2015 年,当时也出现了许多加密货币项目,但这些加密货币并未真正尝试过与比特币竞争,而是扩大了加密货币的势力范围。

在我看来,DFINITY 有助于扩展区块链领域中的一切可能。许多新的应用程序,就可以在更大的货币环境中实现前所未有的发展。

但是今天,你会遇到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这种链上治理结构模式,它们拥有实质上更复杂的应用程序逻辑。

因此,我认为未来不仅拥有贷款金融服务或去中心化交易所,还可以拥有类似 DAO 这样的结构,最终实现类似于 Web 应用程序的体验。这些东西就像社交媒体网络一样,托管在终端平台上,而背后则是基于区块链的所有权结构。正是 DFINITY「互联网计算机」的出现,让新业务和技术套件成为可能。

Dominic Williams:互联网计算机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第一,我们把自主选择的权利留给创业者和开发者,去决定他们想要在哪里做 DeFi 开发。并且,互联网计算机可以简化用户端体验,不需要用户自己来管理钱包、代币等等,因此用户体验是非常好。第二,我们设计了稳定币 cycles,大大减少了加密货币的波动性;第三,互联网计算机可以让人们创建的系统很好地扩容、成本很低,同时非常可靠,具有高性能,这一切让互联网计算机成为 DeFi 的绝佳选择。

另外,我们花了很大精力设计我们的代币经济。

简单来说,当互联网计算机启动时,将通过 ICP 代币(之前称为 DFN)来治理网络。ICP 代币将以两种方式使用:ICP token 和 cycles。

首先,ICP 代币将用于创建新的“cycles”,这是在互联网计算机上运行软件的燃料,这些 cycles 在被用于运算后将会消失。ICP 代币可以在金融市场上购买,以创建 cycles 并被消耗,进而导致其供应量的减少。由于已消耗的 ICP 代币消失了,并且当用户使用 cycles 为软件提供燃料时,cycles 也被消耗,因此整个过程得以以此种方式维系通货紧缩与平衡。

其次,ICP 代币可以用于参与治理。互联网计算机网络由称为网络神经系统(NNS)的算法控制系统控制,ICP 代币持有者可以将其代币锁定在网络神经系统内以创建“神经元”,这样可以允许他们对影响网络运营的提案进行投票,并获得额外的的 ICP 代币作为投票奖励——我们希望项目的支持者能够在长期持有的情况下获益。

总体而言,这个机制还是很复杂的,三言两语难以讲清。之后几个月,我们将展开更多活动和大家进行交流。

Mandy:下面一个问题想问一下 Zhang Ling 和 Remington。目前除了 DFINITY 之外,包括币安智能链在内的不少公链,都在主打高性能、可扩展性的概念。但我们也看到,开发者以及参与者似乎并没有完全从「老旧」的以太坊上迁走,这是为什么?除了强劲的技术,你们都投资过不少公链,其它公链还应该采取哪些行动,去找到自己的独特定位?

Zhang Ling:我稍微有一点不认同(开发者念旧的趋势)。就拿币安智能链来说,币安在 9 月初上线了币安智能链(BSC ),上线的第一个月就获得了显著增长。目前有超过 30 个 DeFi 项目在上面开发,超过108k 的地址被创建,资产超过6.5亿美金,BSC 上交易量大致相当于以太坊的 20%,这还只是我们第一个月所取得的成绩。

以太坊的网络效应对于开发者来说有较强的吸引力,也因此,对于推动开发者在新的或处于早期发展的公链上开发而言,生态的支持尤为关键。比如以太坊基金会对于以太坊开发者的奖助(Grants)。基于此,币安也为早期选择在币安智能链上开发的开发者提供相应的生态支持,比如BSC 的种子基金,Binance Labs 的投资等等。

Remington Ong:开发者社区是影响区块链网络发展的关键,而且网络效应很强,因为开发者在现有平台上已经累计了一定数量的开发工具、API、节点设施等资源。

要想说服应用开发者摒弃目前已有的开发环境而去基于新的底层开发应用的话,新底层的性能必须有十倍以上,甚至百倍的提高,或者类似于从桌面电脑转移到手机这种级别的颠覆性的变化。

因此,当我们在寻找新的底层协议项目时,我们希望看到的不仅仅是在某些维度比目前的底层稍微好一点的公链,而是一种有改革性的公链。就像 DFINITY,它的王牌产品「互联网计算机」,可以在去中心化生态环境下运行类似抖音这样的应用,这样的平台就能远远扩展区块链能实现的功能。

Mandy:过去几年,通证经济的概念反复被提及,但包括 STO 在内的相关实践,都没有激起多大的浪花,各位嘉宾认为,在后 DeFi 时代,通证经济的价值是什么,通证经济如何在项目的生态治理中真正长期发挥价值?

Zhang Ling:我认为通证经济对于构建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生态是一个很伟大的创新,它极大得推动了价值的自由流动。从项目方的角度而言,它从根本上改变了项目方在项目发展早期寻求资金支持和获取早期支持的方式,打破了传统的地域界限,可以使项目在早期的阶段就能获取来自全球不太地域的支持者的关注与支持。而从用户的角度而言,它改变了用户在项目早期阶段的对于项目所有权和管理监督的参与方式。从简单的资金支持到深度的治理参与。然而,目前的通证经济还处在不断进化的阶段,要进入下一个阶段,有的问题亟待解决:

第一是更加科学的通证经济设计。从目前的许多项目看,对于通证经济的设计还是比较短期,一般以二到四年作为起始周期,缺乏对通证经济的长期设计和坚持。

第二是通证的使用场景非常受限,大部分的通证最常见的应用常见还是交易本身,没有在现实世界的进一步落地,也没有创造更多的价值和场景。

第三,为了保持通证经济持续发展,需要有更良性和合理的治理模式。而治理的方式和理念应随着项目发展的不同阶段进行逐步迭代,MakerDAO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Remington Ong:通证经济简单来说就是利用代币来激励某种行为。其实最简单的通证经济的形式就是比特币挖矿,过去 10 年里,已经激励了很多人一天 24 小时不停地运行矿机来维护比特币网络的安全,所以已经证明了通证经济是可行的。除此之外,有些项目也已经成功得激励一些短期行为,比如说透过流动性挖矿来激励用户把资金锁定起来为了在某些平台上提供流动性,但是因为通证经济的设计,一但激励结束了,流动性也就马上消失了。

目前,也有很多有趣的通证经济趋势。第一是关于如何设计通证经济来激励一些更长期对平台有利的行为。第二是关于如何通过通证经济来激励一些其他种类的行为,比如说激励用户使用某个 APP 或者在社交媒体上创造高质量的内容。

而关于治理的一个关键是,激励人们参与投票和参与。正如 Dominic 前面所说,让代币能够自动参与投票,即人们可以不费力得参与网络治理。

Olaf:我认为目前通证经济在有了两个突破。

第一个突破是,赋予了代币真实所有权。以前,我们一直很困惑,为什么大家都会买比特币,为什么加密经济会变得那么有价值?这很难回答,通常解释是共识,但听起来很虚。

现在,我们看到 Compound 治理代币 COMP、MakerDAO 的代币 MKR,这种类型的代币让你成为链上应用程序或金融服务的部分所有者,代表了其所有权和治理权。

因此,你持有这些代币感觉上像是成为了一家营利性公司的股东,但实际上业务本身都在链上,经济结构、资本形式和管理也都在链上。

因此,我认为这是第一层突破,在可以产生实际收入的基础之上,在业务流程或业务逻辑中赋予了代币真实所有权。

第二个突破是,提升基础代币价值,让利给用户。

如果你关注某些 DeFi 平台时就会发现,代币和智能合约最终会具有一定的抽取性或寄生性,因此它们其实不会推动原生资产的需求。在短期内,代币和智能合约会要求 DeFi 用户支付大量 gas 费用,结果资金会直接流向了矿工,所以这些矿工才是 DeFi 系统中的最大受益者。最终,你可能会让一些以太币投机者收获了系统价值。

但我们也看到了诸如 DFINITY 这样的平台,设计出更复杂的加密经济,该系统上的活动越多——比如每次开发人员推出智能合约或启动新的代币的时候——基础代币持有者就会越受益。

实际上,DFINITY 平台正在以一种非纯粹投机的方式(这是理论上被禁止的方式)更直接地提升基础代币价值。

这就是目前我脑海中基于加密经济设计所想到的两个关键突破点。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专题《DFINITY Sodium中国线上发布会》。

创文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

总篇数404

关注数8

Odaily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