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积极响应中国政府监管政策要求,自2021年9月28日起,蜜蜂查block.cc停止为中国大陆用户提供相关服务。蜜蜂查block.cc致力于遵循各国法律法规合法运营,感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币种: --
交易所: --
总成交额(24h): --
总市值: --
USD

火星特约 | 为什么在比特币面前,价值投资的老祖宗也没做到价值投资?

火星特约 2021.03.16 16:19

作者:咕咚 在比特币2021年沉思大会上的发言

时至今日,中国区块链圈始终没有做到真正“出圈”,中国的从业者世界第一的努力,血汗第一,眼泪第一,但如今堕落成准第二。没有多少真正贯彻价值投资的投资者,整个区块链圈的气氛,始终是炒作之风盛行无法遏制。我们的大环境说实话,比印度阿三好不了几块钱。这个圈子没有雪球那种价值投资者云集的场所,没有高盛,没有巴菲特。只有无数的花圈,只有嘴巴是比特币身体站台是传销币的宝二爷,只有莫名其妙自称多年前就卖没了比特币的李笑来,只有一个个偶然暴发的传奇和大量破产的杠杆者。当然,从2020年开始,我们有了马斯克,有了蔡文胜,后面排队的还有黑石高盛苹果……但他们几乎都是外国人,外国资本,中国人踏空了,踏空了,跟着美国人的DeFi后面,心情烦乱的过着日子。面对如此大的变革,“5000年未有之变局”,为什么中国人显得有点落后?有点失落?

 

我们中国人干区块链最早,但现在收获最少,这是什么鸟事。这里面有多重原因,我个人总结了2年,漫长而痛苦的思考,我总结的原因主要有:

1.      ZC因素。

2.      巴菲特因素。

3.      人性的弱点(执行力)。

4.      传销势力介入造成的打击。

5.      技术因素。

所有因素加起来,叠加效应形成信息差,最终导致行为规范失衡,无论币圈、矿圈、铲子圈、交易所圈、机构圈(假如中国也有的话)云山雾罩,烟雾缭绕。

下面我在每个点展开说明,可能不够严谨,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1.ZC因素

ZC因素我们不多谈,最近4年,ZC反复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总之是丈二合摸不着头脑(光一个矿场那么简单的事,折腾来折腾去4年没个明亮一点的说法),4年来,产业ZC大的变化超过10次,小的变化超过一万次(呵呵)。举例说,有一段时间,“无币区块链”说法盛行,最后不了了之,但误导甚重。记得在这个论点最浓的时候,我最尊敬的一个大矿工杨某某对我苦笑着,但坚定而肯定的说(我至今记得他说话时的场景和样子):这个理论要是成立的话,所有的矿工都会失业,整个产业链都逻辑不成立,它的荒唐之处在于,完全无视和侮辱了矿工的工作和尊严。提出整个理论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工作量证明”,完全忽视了劳动者的价值。

在这个逻辑下,我们看到大体上的这些年的方向上,对“矿场”这件事,全球的态度都是反复多变,有个著名的论点是,挖矿耗电一年“浪费”等于阿根廷一年的用电量,等等,这个帐算的是没错,但它完全没有考虑到,有多少电本来是浪费掉了,但却被比特币挖矿给“节约”了,没有挖矿行业,多少废电永远是废电!类似这种“巴西用电量”的荒唐的反科学论点,还有很多,诸如主流媒体对“比特币创新高”的每次报道,每次报道的标题总要恶意附加一句“有**人爆仓”,想象一下,主流媒体会在报道“纳斯达克创新高”的时候加一句“有130万人爆仓”吗?或者说在报道特斯拉创新高的时候一定说说有400亿做空者的美金爆仓了?“我的儿子考上清华了,但可惜花了我100万培养费。”或者说,“昨天那哥们看了一场美妙的电影《你好,李焕英》,可是他浪费了他们家庭资产45元人民币。”

很多媒体在报道币圈的时候,带着恶意和轻蔑,刻意误导你。耶稣说,原谅他们,他们不知道。


2.巴菲特因素

巴菲特具有典型意义,是一个历史性标杆,是一种特别巨大的耻辱和侮辱,巴菲特是一个伟大的价值投资的符号,这是没错的,没人敢不尊敬他,他成为传统金融势力、老派价值投资流顶流,所以他的言论(行为),对比特币对加密货币的致命的误解,进而对整个市场、产业的打击和破坏,是原子弹级别,是极其可怕而损失巨大的。想想看有多少人是因为尊敬巴菲特、崇拜巴菲特而错过人生发大财的良机,有多少人是因为相信马斯克而及时上车发大财?这账没法算,这两人在人类加密货币变革历史上、在区块链超级革命发生的过程中,天壤之别,云泥之判。

巴菲特的错误就在于他本人不懂技术,不尊重科学,不明白新的世界新的技术,不知道科技创新的价值,不知道没关系,但他却勇敢的发表言论,犯了他自己终生严禁自己犯的错误:不赚认知范围外的钱(投球手理论)。这话反过来看,一个人再伟大,也不能说自己认知范围外的言论,评判自己不懂的东西,公众人物更应谨言慎行。巴菲特的“老鼠药”言论对全球投资者造成的损失,用金钱是无法衡量的,他自己永远也意识不到这一点。我们欣喜的看到比尔盖茨的言论在今年彻底改口,由以前的“我想在3000美元做空”改成“我保持中立,我不卖也不买”,这种改变说明了美国人的诚实、勇于认错的优质秉性。

我个人希望巴老能活到120岁,这样就能看到比特币成为全球超级货币的那一天。他一定会看到那一天。当然,很可能到那一天,他还是会微笑着对你说:比特币是老鼠药,送给我我也不要。香港有个哥们可能不服气,要说这话可是他的专利,这个人叫狼咸平——他终身从没认错。

 

3.人性的弱点(执行力)

这个方面我想讲几个故事,大家就明白了。

2017年中,比特币7000元到一万元左右波动。狗狗币在2分钱到3厘之间波动。这个故事的有趣的地方就是这里。我在2017年3月前后正式参与炒币,挖矿,并在朋友圈大力“奶”比特币。北京一好哥们,顶级小说家,制片人,在股市投资颇有建树,是非典型价值投资者,最开始是靠炒作ST起家。

他因我之故,对区块链感了兴趣,但他严重警告我:比特币已经高估,你咕咚就喜欢在高位吹捧,高位追涨,这个不好,请给我推荐一个低价的、没人关注的,小市值的。要求是:有国际化特征、知名度高、技术上过关。

我给他一万个理由,我说,老大,比特币将来能涨到10万人民币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一定是投资顶部项目,有先发优势。

10万?他大笑:你个小混蛋,滚蛋,给我滚蛋。请给我推荐一个便宜的。

我无奈,只有按照他的要求,找来找去,还真找到一个符合条件的但却是让我自己都苦笑的(当时的确如此):狗狗币

结果他大喜过望,制定了计划:每天定投100元,花几个月时间完成5万元的建仓,制定远期规划长期投资规划是持有5年,到2022年的时候,当狗狗币如果涨到一美元一个的时候,这笔投资就会有5000-8000万收益。

在当时,这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计划,我是完全不信,这个地球上除了疯子和神经病,没人信,当时比特币的前景都不明朗,何况是玩笑起家的狗狗币。但我深深的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只是我觉得没人能做到那种耐心)。5年?人人都说,币圈一天,人间万年,很多币一天能涨10倍,干嘛要去做5年计划?或者说知道价值投资的理论(巴菲特在1997年就被中国人熟知),但执行力不够。

仅仅四年时间,无数的人——有个女性网友的话我印象最深刻:咕咚,我曾经有1000个比特币。这话我终身难忘,当时我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对。但仔细想,币圈谁没有那种类似的故事?她悲伤、懊悔和无奈的语气,在全球大量的投机者嘴巴中都出现过,典型语境是:曾经。曾经。曾经。没有ing。

这个我尊敬的小说家整个计划天衣无缝,5万元即使全部损失归零,还不到他的总资产的千分之一(所以我当时也很失望他做的其实是一个思维维度非常高而资产配置极其低端的计划),所以他能守住,能成功建仓。在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建仓后,他才买了3000元人民币的狗狗币,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全球都知道的大事。

2017年9月4日,这个谁都知道的大事发生后,他打电话给我,对我说,咕咚,赶紧搞,天赐良机,“别人恐慌时我勇敢”,他在9月4日前后快速满仓,大约持有500万到800万个狗狗币,成本应该是3-7厘之间。

我当时完全被恐慌占据,没有听他,记得在9月4日当天处理掉了全部比特币。成本1000美元的比特币啊。我的神。

时间过得飞快,今年马斯克“接盘喊单”狗狗币的当天,我惊人的发现:这个小说家是天才。

但是,这个故事有个不幸的结局是:早在2年前,他赚了60多万的时候(涨了10倍),这个时候犯了致命的违反价值投资原则的错:全部换成了他觉得更有前途的柚子,成本是32元,至今没有解套。而狗狗币的价格,在他的初始投资计算下,目前至少价值300到700万之间。

更重要的是,我判断,在真正的5年计划,也就是2022年9月4日之前,狗狗币完全有神话到一美元一个的希望,我说的是可能性。也就是说,这笔投资如果“执行力”是到位的话,比如说,如果全盘操盘的人是机器人,是智能合约,是“自动驾驶”,是铁的纪律的话,那么,这笔低到可以说是玩笑的投资,会有极大可能性获利3000万或者5000万,假如狗狗币涨到10美元一个,就是一个悲惨到“我错过了5亿”这样的故事。真到那一天,真有那一天的话,这将是一个极其悲惨的故事。远远比《挪威的森林》更催人泪下。

这个故事有极其典型的特征,全球每个炒币的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在币圈这种故事多不胜举,只是,发生在一个价值投资者的身上,就有很大的典型性教育意义了。李笑来前些日子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他发表公开声明说自己的比特币在3000美元的时候早就卖光了,让广大网友极其失望——又一个价值投资者在比特币面前失败了。

因此有人提出一个更伟大的观点是:比特币将重新定义传统的估值方法。关于这一点,我重点推荐大家仔细看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后通胀时代如何估值公司?》,网上可以搜索到。

举例而言,传统的价值投资方法无法对流量进行估值,但我们已经深入骨髓的认识到(不管你是否接受),流量的价值是可以量化计算的。

传统的价值投资无法接受流量的估值,那么,显然也就无法对加密货币对网站对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互联网思维下的创新商业模式进行估值,在新事物面前,只能素手无策。对此,“日本巴菲特”系山英太郎说得好:永远不要被时代淘汰。

人性的弱点(执行力)在比特币面前是不堪一击的,所以很多机构和个人迷恋策略、迷恋量化交易,把情绪短板交给机器人加以消灭,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但世界上也永远不会有一个机器人会在下一次人类出现类似于比特币这样的发明出现的时候,从头吃到尾,从创世区块开始介入,直到今天,乃至10年以后,会吗?会有这种机器人被人类发明出来,并且在下次再生出一个中本聪的时候,这个机器人站出行动?


4.传销势力介入(币圈)造成的打击

这个部分对币圈的投机者、投资者造成的打击,至今余毒未消。传销势力在发现了区块链之后欣喜若狂,2018年顶峰时期,中国至少有8000个以上的“盘子”,出现了一个叫“盘圈”的衍生产业链,触角远远伸到包括主流交易所的床头,这是比特币在中国乃至全球衍生出来的恶性肿瘤,它跟比特币和中本聪完全没关系,但导致的结果是连巴菲特都会认为比特币是老鼠药,是传销。胡乱置换一下也许不一定形象的比喻:,如果风清扬不懂技术(剑术),任盈盈不懂爱情,完全可以对令狐冲的评估是强奸犯、流氓、酒鬼,因为他总是跟田伯光一起喝酒。这叫信息断层。

回头看,爱西欧时代,大量的项目是传销行为。IEO时代,大量的项目是盘圈介入,模式币时代,所有的模式币都是传销。我们现在认识到这一点,几乎币圈绝大部分人都直接、间接是受害者。在外部名声上,更是如此——他们深刻(对有些人是永久性)转移了你对比特币的正确聚焦。深刻污染了中国范围内的区块链从业者,泼了一吨臭水,其中的影响,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难以消除。但所有区块链同仁,都应努力,去消除。这样我们才能重新弯道超车,重新夺回全球区块链产业第一把交椅,没错,我个人觉得,因为传销势力的介入,导致中国区块链产业在最近2年,落后于美国,本来我们是第一把交椅,但DeFi出现后,美国重新超车在前。这都是命。

我认识一个矿工,最高峰时在榆林等几个省有5个矿场,努力多年,挖了200个比特币在手,在他的家乡,远近闻名,很多人都慕名拜访他,知道他靠挖矿发了财。

他的故事也有典型性。

2018年中,有一个开裆裤损友几次三番的动员他参与著名的Plus Token,那时候比特币才3000美元,正是最低迷的时候,全行业在关机临界点挣扎。这个时候这个历史上最庞大的传销盘子出世,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他开始投了10个比特币,结果惊喜的发现一个月不到赚了好几倍,这个时候,致命的事情来了:他的朋友(上线)又来了,一晚上吃喝玩乐,高高兴兴,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传销普拉斯,托肯全入场,他,他把200个比特币,全部家当都砸了进去。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普拉斯案件的最终结果是国库多了32万个比特币,10几个头目坐牢。而他的矿场资金链断裂,全部倒闭。如果比特币再涨10倍,他的损失就是6亿。这也是个悲惨的故事。

普拉斯案件给世人的启发是深刻的,很多矿工,风起于青萍之末,慢慢起家,快速做到很大,但管理跟不上来,不规范,这也是中国大量中小企业的通病,2018年他的规模已经是200个比特币了(几千台比特币矿机),董事长、CEO、财务一个人说了算,这是公司制度不规范的结果,所以才会发生“酒后一冲动,全部普拉斯”,这个矿工没有反省到这一点,至今还认为,他总结的结果是:区块链这行业太坑了,不能碰。现在行情这么好,但他已经没有任何热情再东山再起,重新挖矿,无论同行怎么鼓励他让他振作,都没有用。他现在转行做京东站点承包,一代大矿工,退隐江湖,成了传统行业的打工者。

我肉眼认识的矿工不多(网上认识的不算),所有的都死了,4年来,只有一个活下来。

他应该是湖北省最大的矿工,他怎么活下来的呢?他精通技术,从小混网吧出身,在几乎全球都关机的那几个月,他没有关机,还能做到单机保持营收保本,开支正常,只是日子苦哈哈,2018年最惨的时候,身家也没多少了,现在大牛市来临,身家重新暴涨几十倍,再度逼近亿万富翁行列,这些奇迹没有侥幸,他做到了矿业的价值投资行为:聚焦、专注,他几乎从不炒币,到今天为止,持有的币还是占资产的小部分,全是主流币,大部分的资产是矿机。

“很多项目我用鼻子一闻就能知道它是个什么货色。”他说。时间是2018年初。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几乎都是在一天时间的研究下,就能准确判断出如下这些项目是传销,比如Plus Token、贝尔链、各种模式币钱包、FT、相当一部分的IEO、前迅雷三剑客陈运某做的游娱宝盒……全盛时期的盘圈,估计有多达8000个以上的杀猪盘在中国的上空徘徊,多少人的血泪。

区块链产业有准金融特性,所以传统传销行业从业人员发现这块宝地后如获至宝,全力投入。而懂得技术的人才能很好的避免这些坑,技术改变的不止是世界,还有头脑。金融特征明显的区块链产业,很容易手机一滑就堕落进投机的深渊,短线炒作在币圈是放大的,自由程度远远超过股市,所以一般人很难避免受到投机的诱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真正深刻的理解和精通区块链技术,懂互联网,才能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传销势力大举入侵币圈的时代,做出清醒的精准的判断。才能在未来出现类似情况的时候,认清现实,因为传销的本质永远不变,而包装的形式,永远“创新”,这也是巴菲特也被骗倒了的原因——巴菲特从投机者炒作的方向上研究观察比特币,得到的结论显然就是传销的结论,这就跟盲人摸象是一样的,巴菲特摸到的比特币不是比特币,是比特币衍生出来的乱象的一部分。


5.技术因素

有人说比特币(我们有时候把比特币这三个字当做区块链的代称)是30%的科技,30%的金融,40%的宗教,这是非常有道理的,这是一个美国人提出的观点。深刻说明了比特币的复杂性。三者缺一不可,缺损一个,你我就赚不到比特币的钱,某一个点没有深刻进入你的骨髓,你就会在某个时间点出错。矿工是这样,投资者是这样,投机者也是这样。

就科技这块,我个人早早就放弃了对比特币区块链的技术性方面的研究,因为比特币技术太复杂,过于深奥,文科思维重的话,学起来非常痛苦,但我知道没有技术认知,在区块链会永远迷失,我逐步总结到,普通人应该是能有办法理解区块链理解比特币,要学会去相信、认识和跟随那些真正懂技术的人。这就跟我们知道马斯克上火星不是科幻小说的原理是一样的(相信马斯克的特斯拉和比特币包括狗狗币的人都发了财,相信巴菲特的局限性偏激错误比特币言论的人都拍断了人生大腿)。

有时候我们会相信马斯克,有时候我们又觉得巴菲特是对的,全球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在比特币12年来每次暴跌50%以上的时候都会抛出“归零论”,而在创新高的时候又大肆报道搜索指数的上升和爆仓人员的凄惨(这说明信息来源非常高端多元的媒体人在高科技面前也会犯迷糊)。总之,我们在暴涨的时候喜欢马斯克,在暴跌的时候想亲吻巴菲特。最终我们失去了自己独立思考的空间,认不清整个区块链产业各种生态之间的关系,从而影响自己和他人的投资决策。

让我再重复一遍,大约在2017年前后,中国的区块链产业,应该是世界第一,现在,是世界第二,原因何在?我以上讲的5个总结反思里,科技的这一块应该是核心。

我们知道,纯粹的科技吃不饱饭,比特币不可能诞生在任何一个国家级实验室里,因为他具有革命和颠覆的特征,这种科技自带金融属性,是为了让从业者吃饭,是为了让参与者有钱花,有钱投资,从而促进生态发展。链上有币,币上有链,生生不息。每个国家都喜欢它的科技属性,知道它很迷人,而当金融属性快速裂变侵犯到传统既得利益的时候,矛盾爆发,行业形成强周期,大起大落,外加传销人员的加油添醋,这个时候产生了“宗教”,当然,宗教是个调侃性比喻,中本聪是教父,教父一直失踪,王兴2013年买了比特币,至今不卖,他算是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他手里的比特币浮利比例肯定超过美团,前阵子他信誓旦旦:中本聪已经是理论上的世界首富。

不,中本聪太伟大了,他没用过一分比特币的钱,高风亮节,他避嫌,他用生命践行去中心化。我们的有生之年,区块链从业者的最大愿望是能知道中本聪是谁,谁都希望他长命百岁,有朝一日出来成为马斯克那种KOL,向世界重新传一遍比特币的原始教义,正本清源,把宗教体系这一块,发扬光大。后面几句话就是开玩笑了。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