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积极响应中国政府监管政策要求,自2021年9月28日起,蜜蜂查block.cc停止为中国大陆用户提供相关服务。蜜蜂查block.cc致力于遵循各国法律法规合法运营,感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币种: --
交易所: --
总成交额(24h): --
总市值: --
USD

烤仔观察 | Beeple 的局中局中局

Conflux 2021.03.17 14:42
这是最好的时代。随着行情大起大落,我们每天都在被各种信息刷屏。
烤仔猜你一定没有错过“佳士得天价拍卖NFT的消息。毕竟,这么多媒体都在报道,消息铺天盖地,想错过都难。


2018 年,LV 艺术总监联系到了 Mike Winkelmann,邀请他为 LV 做设计。LV 希望将他的部分作品印刷到 2019 春夏系列服饰中,并称该系列将在卢浮宫的时装秀上亮相。
Mike Winkelmann 对时尚和奢侈品知之甚少,以至于他得到消息时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Louis Vuitton(这个人)还活着吗?
虽然为对方提交了设计,但其实 Mike Winkelmann 一直不太相信奢侈品牌来找他合作这件事情是真的,直到,他坐在卢浮宫,与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和艾丽西亚·维坎德(Alicia Vikander)一同坐在了秀场的前排,并且看到模特将他的作品穿在了身上。
天价拍品的作者 Beeple,似乎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难道是个横空出世的天才画家?
当然不。

LV 表示,Mike Winkelmann 的作品引起了强烈共鸣,并且之后继续与他合作,邀请他为 LV 全球精品店进行了数字橱窗展示的设计。
每日一画坚持下来,渐演变成一种行为艺术。Mike Winkelmann 将他每日一画的所有画作做成了一幅巨幅合集,命名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接下来的事情众所周知。世界最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之一佳士得(CHRISTIE'S)取得了这幅作品的拍卖权,铸造成 NFT,并以 69,346,250 美元的价格成交。

6900 万美元在传统艺术市场中是什么概念?今年 3 月 1 日佳士得纽约上拍卖的一件梵高珍贵手稿,估价也不过 700 万美元。
这是加密数字艺术世界里的 Beeple 最声势浩大地公开站在大众面前,也是 NFT 第一次面对传统艺术品交易给出了一份令所有人惊掉下巴的答卷,展现了加密数字艺术的无限潜力。

与 Beeple 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公开可查的资料,这并不是 Mike Winkelmann 第一次涉足加密数字领域
NFT 平台 Nifty Gateway 的代表在 2020 年 9 月向他发送了一条消息,向他描述了他的作品的受欢迎程度,并询问他是否会考虑加入平台。最初,Mike 认为这只是平台向所有创作者招募的消息之一,并没有理会。但是他看到其他艺术家加入后,他发现“这玩意儿真的可以赚一大笔钱”,他开始做功课。
由于疫情,每天在家里不出门,Mike 开始逐步了解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身为设计师的他接触到非同质化通证 NFT(Non Fungible Token)后,职业的敏感让他顿时对这种艺术存在形式的发展产生了兴趣,并且为他接下来的创作整合提供了新的路径平台。
2020 年 10 月,他尝试在 Nifty Gateway 拍卖了三件作品,没想到因为行情火爆,网站服务器崩溃了。他其中的一个数字动画作品“ Crossroad”,成交价为 600 多万美元。

Mike Winkelmann 和他的太太设计了一套带有钛合金背板的 LCD 屏幕,搭配 NFT 一同销售。屏幕可以循环显示竞拍者刚购买的作品,并带有二维码,扫描二维码链接的网站,可以显示该艺术拍品的现所属者及过往所属者。

第二次,Mike 拍卖了三幅编号为“开放版”的作品,每幅起拍价为 969 美元,并设定了五分钟的拍卖时限。这一次 Nifty Gateway 学聪明了,他们添加了九台服务器来处理预期流量。结果,在五分钟之后,艺术家 Beeple 售出了总价值 582,000 美元的三幅艺术品。

Fairchild,他是 Beeple 的粉丝,但是他“不知道什么是 NFT,而且我从未听说过 Nifty Gateway ”。在去年 12 月,他浏览 Beeple 的 Instagram 时,无意中看到作品拍卖的消息。尽管对 NFT 艺术持怀疑态度,但对 Beeple 作品的痴迷激发了他的兴趣,以 969 美元的价格购买了 Beeple 的《Infected Culture》。
他收到了一份该 NFT 的真实性证书,甚至还有一份从 Beeple 那里采集的头发样本。这个月 Fairchild 接受采访时还说,“我从没想过花 969 美元买一件艺术品会在三个月内变成价值 30 万美元的资产。

Fairchild 之前还在预测,他或许能够在未来几年内以 100% 的收益出售这件艺术品。
但在三个月内,这幅 NFT 的价值已升值了近 30,000%,而且,《Infected Culture》的另一个不同复制版本在今年 2 月 26 日以 288,000 美元的价格售出。所以现在,Fairchild 调整了他的价格目标,他将 Nifty Gateway 挂价改为 1,698,888 美元。

根据 Nifty Gateway 的说法,一个周末的时间,艺术家 Beeple 出售了 21 幅作品,十二位竞标者出价均超过了 100,000 美元。热火朝天的线上拍卖中,一个谜团出现了:一些买家的竞拍价屡屡高出其他买家,而且这些买家的网名之间存在着奇特的联系:每个名字都与罗马的小山峰同名。后来发现,这些笔名,全部属于一位收藏家 MetaKovan,他以一己之力豪掷千金,包罗了 Beeple 那个周末拍卖的二十一幅作品中的二十幅。
巧了,与 69,346,250 美元拍下“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的买家名字相同。

艺术是给恋人的,艺术市场是给骗子的

人红是非多。围绕着 Mike Winkelmann/Beeple 的声音也不全是赞誉。

首先坐不住的是艺术家们。在他们的眼中,“艺术是给恋人的,而艺术市场是给骗子的”。Mike Winkelmann/Beeple 的作品在艺术评论和藏家俱乐部中,则因为其巨大的产量,和同质化的艺术创作风格颇受诟病。

而 Mike Winkelmann/Beeple 另外一个让人攻击的点,则在于他的拍品去向。
一个名为 Amy Castor 的独立撰稿人,在两天前公开发文,声称经过她的调查,买家 Metakovan 的真名是 Vignesh Sundaresan,印度裔。Vignesh 来自加拿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币圈人士,不仅仅发行通证“割过韭菜”,还涉嫌创办的交易平台跑路事件。而在今年,Vignesh 又一次发行通证,这次他发的通证名字叫 B20
而 Beeple 本身就持有 B20 总量的 2%。是唯一一个在 B20 发行之初直接获得 token 的艺术家,B20 总量的 8% 用于私募,16% 用于公募,可见 Beeple 直接获得的 2% 不算少,与 Vignesh 算是高度利益相关方。
“营销专家”孙宇晨的加入让炒作意味显得更加明显,他声称参加了“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的拍卖,并且是出价第二高的买家。据他本人说,他的出价在最后一秒钟被别人超出 25 万美元而惜败。
这个别人,当然就是多次出现的 MetaKovan。
Amy Castor 认为,把自己的作品拍出天价是 Beeple 和买家 Vignesh的阴谋,而通过这次拍卖,Beeple 的身价可以一飞冲天,成为活着的身价最高的艺术家之一。而 Vignesh 的 B20 则可以大涨。根据 CoinMarketCap 显示,在佳士得拍卖会之后,公募价为 0.36 美元的 B20 一度涨到了 25 美元,如今则回落到了 15 美元左右,Vignesh 持有 590 万枚 B20,价值仍然远远超过他为作品付出的价格。何况,假如他和艺术家有共谋的话,可能并不需要付出全价。
Amy Castor 还在实时更新内容,声称 Vignesh 联系到她,要求她删掉这篇稿件。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那么,孙宇晨究竟有没有参与这两人的谋划呢?还是只是单纯像蹭马云和巴菲特一样,去佳士得拍卖蹭了个热度而已?
在截稿前,Beeple 最新的动作,是以 6900 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一首歌曲 NFT

写在结尾

不可否认,Mike Winkelmann/Beeple 的天价 NFT 拍卖,让加密数字艺术正式“出了圈”。在传统艺术市场中,艺术家通常只会在其作品第一次销售的时候得到分成,之后作品每一次被转售所产生的利润则都全部属于卖家。而在加密数字艺术领域,艺术家可以通过智能合约,持有作品的“股份”,未来每一次交易所产生的溢价的一部分,都可以按比例分配给艺术家。
但我们不应该把这次“出圈”仅仅理解为利益分配,它是对传统艺术市场话语权体系的一次挑战。
Beeple 的作品拍卖究竟是真是假?加密数字艺术到了破土而出的时节?还是资本联手做局“割韭菜”?答案重要,也不重要。区别只在我们将着眼点放在 Beeple 拍卖的 NFT 作品上,还是放在整个加密数字艺术的未来。
无论是 Mike Winkelmann,还是 Beeple,都是时代长河里的沧海一粟,在浪潮的裹挟中一闪而过。而这条通向海洋的长河奔涌的方向,才是我们想要到达的地方。同样,加密数字艺术的未来,究竟会因为这次天价拍卖产生了多少影响?让我们拭目以待。
END

作者:Conflux;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凡“得得号”文章,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由投稿人保证,如果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得得号平台发布文章,如有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内容,请广大读者监督,一经证实,平台会立即下线。如遇文章内容问题,请发送至邮箱:linggeqi@chaindd.com

新闻资讯